公园变身高尔夫俱乐部 谁在给违规球场开方便之门

入会费达146万多元,占地达2700亩,审批以“体育公园”的名义打擦边球。这是记者近日在沪郊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采访时了解的情况。

一方面是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11个部委联合发文整治清理高尔夫球场,而一方面,违规高尔夫球场仍在大开营业之门。

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位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北侧,毗邻上海浦东机场自贸区,距离在建的迪士尼度假区约20公里,一旁即是磁悬浮和地铁线号线路。在用地紧张的上海,该球场占地竟达到2700亩,拥有36洞标准场地,并承办多次赛事。

据了解,该球场实行会员制。一位姓汪的经理介绍,入会费单人为146万多元,双人为298万元。不过,上百万元的会员费买的只是入场券,每位会员每次可携带3位嘉宾,会员与嘉宾的消费要另外支出。

记者看到,球场除草坪之外还有小桥流水、林荫大道,光是球场中央的人工湖就有3个以上,犹如一个放大版的私家花园。每位会员打球时,身边有球童、教练和开电瓶车的工作人员陪同。

奢华的球场谁在消费?记者周末采访发现,即便是天气寒冷的腊月,前来打球的人仍超过20位,停车场一度紧张,多辆豪车只能路边停靠。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多是私营企业主,当然也有个别国有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以企业嘉宾的身份受邀前来。

汪经理说,球场身处机场附近有很多地理优势,不少会员都是直接从机场接“各地朋友”过来消费,球场也会保护好嘉宾的隐私。只要提前打好招呼,工作人员将只会登记姓氏,不会索要更多信息。“如果让某些国企高管、相关负责人跟老板打声招呼,会员费还能打折。”

然而,这么一家公开且奢华的球场,实际上却并不具备经营高尔夫球项目的资质。根据上海市工商局的登记资料,球场经营方东庄海岸(上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85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体育运动项目的策划与经营,体育赛事的策划,绿化工程等。

记者从上海市工商局了解到,经过正规注册的高尔夫球场必须写明“高尔夫球项目”,否则就涉嫌超范围经营。

那么,东庄海岸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究竟何以有这样的胆量“违规经营”?记者调查发现,东庄海岸的法定代表人罗锦潮是高尔夫球界的“风云人物”。他不仅与违规用地被查的北京清河湾高尔夫俱乐部“息息相关”,2007年他还在北京成立北京奥园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而奥园高尔夫俱乐部2011年曾被媒体曝光:“奥园工作人员透露,这一高尔夫球场是在发改委以绿化用地、体育项目名义通过审批的,营业执照上登记的是‘体育俱乐部’,建设用地是向附近村里租赁的,租期50年。”

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暂停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并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这是我国首次对高尔夫球场建设下达“禁令”,至今都未松动。2006年起至今,国家将高尔夫球场纳入《禁止用地目录》。而上海更是从1999年起就不再审批高尔夫等建设用地项目。

据了解,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一期工程于2009年11月正式开工,2010年10月试营业,经营公司成立于2011年,均在这禁令后。那么,该球场又是如何建设起来的?

汪经理称,公司当初跟国土部门申报建设用地项目时用的是“体育公园”的名义,打的是“擦边球”。俱乐部官网一篇建设回顾文章也写道:“根据当时市政建设规划,这块土地要被建成一个体育休闲绿地。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城市环境优化配套工程中的一项,东庄海岸俱乐部一期工程在这一年(2009年)11月正式开工。”

记者从球场所在的浦东新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了解到,该地块属于上海机场集团,被租赁给了东庄海岸公司。项目则属于“市批项目”,区规土局没有任何交接和备案的资料。

记者就此事采访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拒绝出示批复件。根据规定,此类建设用地的批复要在官网上公开。但是,记者登录其官网,却没有看到相关批复件。

国家近10年来多次出台整治高尔夫球场的禁令。明令之下,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仍屡禁不止。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中央发文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时,全国的高尔夫球场数量不到200家。经过10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600家。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中大部分球场在土地项目申报时往往并不打高尔夫球场的名义。“曲线审批”主要有以下三类典型方式:借口举办重大赛事,借口建度假村,借口建绿地公园。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虽然清理高尔夫球场是中央的要求,但具体落实的还是地方的职能部门,而当初审批的也正是这些部门。因此,可能存在选择性执法,甚至不排除执法者与违法经营者沆瀣一气。

根据记者调查,中央相关部委两次发文要求清理整治违规球场,与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性质相同且同在浦东新区的南公馆已被取缔,但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却只在“整改”范围,“安然”运营至今。不仅如此,“整改”之下,球场继续大兴土木,建设配套酒店,会员费还从2014年的133万元涨到如今的146万多元。

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高恩新认为,必须警惕“整改”只是罚钱了事,对于审批、监管不力的相关部门应坚决追责。 据新华视点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