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人在家打麻将被抓罚款6000元引争议

在汤女士等人的罚单收据上,两项罚款名目都为“暂扣款”。南方日报记者李细华 摄

南方日报讯(记者/蔡莉莉) 近日,清远本地某论坛上网友阿敏发帖:“我姐姐邀请三五好友在家打麻将消磨时间,2元一局,怎么就被定性成赌博、而且还要被罚款?家庭麻将算不算赌博?”网友跟帖留言民警执法过程要辨清赌博还是娱乐,见“赌”就抓,未免欠妥;有网友则认为,赌博怎么界定?市民心存疑惑无人解答,执法人员执法手法含糊,起不到教育引导作用,反而扰民引起民怨。

日前记者联系到阿敏,采访到在家搓麻被抓的四位当事人,并采访了当时执法的清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

26日下午,清远某商业街。阿妹、阿红、阿艳和小莹聚在一起闲来无事,干脆凑成一桌麻将。汤女士和另一位女邻居在旁观看。

汤女士说,这些人都是朋友,平时无聊就过来打打家庭小麻将。他们一般打2元一局,两三个小时打下来输赢可能也就两三百元。大家也不计较输赢,赢家晚上请几位输家喝茶吃饭,“街坊邻居都这样。”

按汤女士的说法,当天下午她们还没打多久,7位民警就到她家来了。因为生意家里大门没关,7名民警进到二楼时,几个女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赌钱?”民警一进门就问。“不是,也就2元一局。”汤女士一伙照实回答。

民警随后在麻将桌的抽屉里找到800余元现金,并叫所有人将身上的钱拿出来。最后,大家一共从身上拿出4000余元。

汤女士的朋友阿红说,当时她身上共有1800多元,原计划带出来给家里买东西,后来没买,就放在手提包里了。但当时只拿出300元打麻将,民警上来时,阿莲的抽屉已经空了。她钱包里剩下的1500多元,最后被民警以赌资没收。

“抓赌我们不反对。但公安部门该搞清对象。”阿红和姐妹们列出自己不是赌博、不该受罚的几条理由:“我们打牌不是为了输赢,只是朋友之间联系感情的一种娱乐方式;没影响治安,也没影响他人;我们是朋友之间玩乐,没去赌坊;更没像一些人一样一夜输赢数万或数十万。”

汤女士也说,附近社区娱乐室几乎天天打麻将也不见有事,怎么她们几个一打就被抓?

更让汤女士和姐妹们愤愤不平的是,汤女士只是在旁观看,也被以参赌被罚了500元。四位打麻将的当事人各被罚500元,加上之前没收的4000多元,加起来6个人一共被罚了6000多元。

2元一局的麻将算不算赌博?对此,清远市公安部门某科室负责人说,界定是赌博还是娱乐,主要是看打麻将的人是不是以营利为目的。据他介绍,清远市办理赌博刑事案件的依据是2005年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共同发布的《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对不以营利为目的、带有少量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以赌博行为查处。麻将社属特业经营,如果麻将社只是靠提供场地、出租麻将牌是合法的,但如果麻将社在中间抽佣,就是违法的,警方会毫不手软地打击。

但被民警抓获的麻友则认为,自己不是赌博,只是几个相识的人在娱乐,打些小钱,也不是以营利为目的。民警也认为,在处罚时,他们也很难区分家庭麻将与赌博,执法的民警分析了《解释》中对赌博与娱乐界限模糊的4点地方。

“亲朋好友”这个概念太大,也很模糊,赌徒之间,打牌认识了,也可能算是好友。亲戚?是指直系亲属(如父母子女),还是算上七大姑八大姨等非直系亲属?民警在办案时并不好区分。

多少钱算是少量财物?有些家境不错的人打麻将,输上几百上千元,对他们来说,也是少量的。但对警方来讲,赌资上1000元,就算是数额较大的赌博了。

执法民警告诉记者,一般来讲,民警接到举报电话必须出警,有投诉,你不能不去;不去,就是不作为。

赌博,从概念上讲,是指以财物作注、比有输赢的活动。一元钱的输赢,在民警看来也可以算是赌博的;当事人也可能认为是娱乐,但当事人为了不被查处,自然会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说是娱乐。

由于标准的不明确,执法时一定程度上就得依靠民警的自我判断,这就给民警执法造成了一定的弹性空间。如参赌人员在不够上劳教的情况下,可以行政拘留、或是罚款。

有市民向记者反映,有些打麻将的人被抓以后很快就被放了且不罚钱。“有些罚钱有些不罚,罚的名目连民警都解释不清楚。”麻友们担心执法有“弹性”,民警会不会因此滥用职权?

记者在汤女士好友阿红的罚单收据上看到,两项罚款名目都为“暂扣款”,阿红解释一项“暂扣款”500元是赌博罚款;另一项是身上所有的钱被当赌资全额没收。

与阿红一样,许多麻友都不明白“暂扣款”是按照什么依据进行收取,之后是否会返还给当事人,记者就这两点咨询执法民警,得到的结果竟然是“我们也不知道”。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少被抓的麻友虽然对公安部门收取“暂扣款”才放人的做法敢怒不敢言,“罚款时振振有词,使我们都觉得自己真做了错事。”麻友阿江说,可回家后越想越觉得这“暂扣款”交得没凭没据。

网友“blue”查阅过一些相关法律,他认为民警收取“暂扣款”的做法貌似合理,“罚款可作为一种行政处罚”,却是与法律打擦边球。据了解,大多麻友坦承自己被罚款时并未得到民警任何关于“暂扣款”的法律解释。

暂扣款收取的标准未定,事后并未返还给当事人,也未对当事人作出任何解释,如果被当做赌博的麻友被罚了“暂扣款”且都未讨还,一年下来,公安部门收取的“暂扣款”数额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昨天下午,在方正街一社区活动室,不少老年人正准备开台搓麻。“我们打的都是几毛的小麻将。老年人在家无聊得很,到这儿来就是消磨时间,肯定不能算赌博。”

在外做生意的卓先生喜欢玩牌,他说,自己平常工作很紧张,每逢长假回家,总爱把父亲和弟弟找到一起玩玩麻将。“玩的也不大,因我收入较高,赢了就全退还给大家,输了就算做了贡献。”

采访中,一些牌友纷纷表示,自己不靠打牌赢钱为生,彩头又很小,和那些职业赌徒有明显的区别,就应该算作娱乐。

网友“扮鲤鱼虾蟹”则表示,打牌如果不动钱,当然可以算娱乐,但是只要动钱论输赢,就应该算赌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相关解释:

○第一条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聚众赌博”;

(四)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10人以上赴境外赌博,从中收取回扣、介绍费的。

○第二条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

○第四条明知他人实施赌博犯罪活动,而为其提供资金、计算机网络、通讯、费用结算等直接帮助的,以赌博罪的共犯论处。

○第八条赌博犯罪中用作赌注的款物、换取筹码的款物和通过赌博赢取的款物属于赌资。

赌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赌博用具、赌博违法所得以及赌博犯罪分子所有的专门用于赌博的资金、交通工具、通讯工具等,应当依法予以没收。

○第九条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

广东平正信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朱延红告诉记者,构成赌博罪客观上必须以“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以赌博为业”3种行为为限,但在执法过程中如何区分赌博和娱乐,如何减少执法的随意性,广东暂未有严格的立法来进行界定。

朱延红说,很多麻友担心被临时拘留,往往会选择缴纳罚款走人的方法,事后也没有继续追究公安部门收取暂扣费的处罚是否合理。事实上,当事人完全可以拒绝缴纳罚款,或者认为公安部门的罚款不合理,可以对公安部门提出行政诉讼,要求出具罚款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